私校準用 薪資保障逆轉 今三讀

2015/05/22

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

21日政黨協商結論。(資料提供:高教工會)

攸關全國私立學校教師待遇法制保障的《教師待遇條例》草案昨天(5/21)在立法院黨團協商,出現逆轉,立法院黨團協商,確定私校教師加給準用公校規定,今天(5/22)將送院會進行二、三讀程序。此一逆轉,使私校教師薪資「對半砍」的疑慮消失,甚至將對過去教育部透過解釋,縱容私校沒收教師加給的現象,確定失去法律依據。

原本草案17條將私校教師的職務、學術研究、地域等及加給,規定「得」準用公校教師規定,意即也「得」不準用,造成私校教師的待遇「打對折」的疑慮,5月17日,高等教育產業工會二十多名成員赴立院展開兩天靜坐,其中世新教授陳政亮及與輔大何東洪並剃髮表達抗爭決心,引起立院各黨團關注,於是由立法院長王金平主持,重啟協商。

昨天協商的結論,將17條「得準用」文字修成「準用」。一字之差,天壤之別,協商結論附帶決議並強調未來在施行細則中,「私立學校應訂定加給支給規範,其項目、給與條依公立學校教師規定辦理」。由於之前教育部將私校教師的「加給」與「本薪」脫勾,認為加給的部份「得衡酌公立學校教師支給數額標準,教師專業及校務發展自行訂定」(相關解釋)。

各級私立學校經營狀況劣化,在私校財務出現危機的情況下,教師的薪資保障首先遭到犧牲,已經在去年(2014)由教育部核准停招的永達技術學院,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,一位前永達的教師表示,該校採取在校務會議決議,兩度將「教師研究費」打七折(相當於四九折)的方式減薪,教育部對這種現象相應不理,甚至用脫法解釋為其護航,一直到2013年,已經欠薪七個月,才出面收爛攤子。

對於《教師法》將教師待遇法制化的要求,置若罔聞,直至大法官〈釋字707〉號解釋,面對今年底前必須完成立法的壓力,教育部才終於提出《教師待遇條例》草案,不過草案一出,卻是將私校教師薪資法律保障的國家責任,直接透過立法排除。已經停招的永達,老師們與學校的司法訴訟卻還在打,這就是教育部放棄監督責任的結果,經過這個轉折之後,私校教師是否就獲得完整的保障了呢?

觀察政黨協商版《教師待遇條例》第17條,短短的文字,卻已是各方角力下的拼裝車,其間不乏相互矛盾之處,例如,既然規定了「準用」,又何來「未與教師協議前,不得變更…」這種文字?究竟私校教師的加給是法律強制規定,還是「得協議」的事項?其實,只要看看教育部的解釋,就可以了解「協議條款」是什麼了,「未與教師協議前,不得任意變更」,其實重點本來就是「協議後可以變更」,所謂「協議」,本來就是取消私校教師加給保障的替代物。

而「授權工會協議」的文字,則又來自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對「協議條款」的補充,希望加強工會協商的籌碼,而在黨團協商中,這個全教總版本的條文,也依然保留。現在在法條中,法律保障和它的替代物,以及替代物的補充,同時存在(見下圖);這種在法條中邏輯莫衷一是的狀況,將使得未來私校教師的薪資保障,仍留下許多爭議的空間,在私立大學教授抗爭所換來的私校「準用」公校,是不是能守住,恐怕仍將回到具體個案的角力上。

 

為什麼私校教師的加給失去法律保障後,會造成薪資對半砍的現象,請參閱下圖,私立大學教授由於「教師研究費」佔比更高,一旦沒有法保障,影響也將超過薪資的一半。(圖片出處:2015/4/26 〈私校待遇保障砍對半 立法直闖二讀〉,關於教師待遇立法保障,請參閱條目〈教師薪資保障與公私立學校的差異〉)

教師加給失去法律保障,對私立大學教師的薪資影響超過總薪資的一半,高教工會說明影響的狀況。(攝影:孫窮理)18日,高教工會私校教師代表落髮表達抗爭決心,圖中落髮者為高教工會秘書長、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副教授陳政亮(攝影:孫窮理)。